中珠控股股票-股票六渡桥,急需有关股票股市的相声小品越搞笑越好!谢谢了...

摘要:冯巩:1986年《虎年谈虎》伙伴:刘伟1987年《巧对影联》伙伴:刘伟1987年《五官争功》伙伴:马季赵炎王金宝刘伟1988年《吹毛求疵》伙伴:刘伟牛振华李艺戴志诚郑健赵保乐1989年《生日祝辞


冯巩: 1986年《虎年谈虎》 伙伴:刘伟 1987年 《巧对影联》 伙伴:刘伟 1987年《五官争功》 伙伴:马季 赵炎 王金宝 刘伟 1988年《吹毛求疵》 伙伴:刘伟 牛振华 李艺 戴志诚 郑健 赵保乐 1989年《生日祝辞》 伙伴:牛群 1990年《莫衷一是》 伙伴:牛群 1991年《亚运之最》 伙伴:牛群 1992年《办晚会》 伙伴:牛群 1993年《拍卖》 伙伴:牛群 1994年《点子公司》 伙伴: 牛群 1995年 小品《笑星拜年》 伙伴:赵本山 1995年《最差先生》 伙伴:牛群 1996年 《明日会更好》 伙伴:牛群 1997年《两个人的国际》 伙伴:牛群 1998年《坐收渔利》 伙伴:牛群 1999年 《瞧这俩爹》 伙伴: 牛群 2000年《旧曲新歌》 伙伴: 郭冬临 2001年《得陇望蜀》 伙伴 郭冬临、郭月 2002年《台上台下》 伙伴:郭冬临、陆鸣 2003年 《马路情歌》 伙伴:周涛 2004年《让一让,日子真夸姣》 伙伴:刘金山、李志强、周涛、朱军 2005年《笑谈人生》 伙伴 朱军、蔡明 2006年《跟着媳妇当保姆》 伙伴:朱军、牛莉 2007《咱村的事儿》 伙伴 李志强 2008《公交协奏曲》 伙伴 王宝强、阎学晶 2009《暖冬》 伙伴 金玉婷

冯巩的没听过,只听过李伟健,武斌的

小品《股民一家》

小品《股民一家》老公上:油价菜价榨干钞票,神马浮云都是瞎闹,朝鲜半岛天天打炮,老*我炒股总是被套。哎,今日康复IPO,大盘又跳水了,我的股票又缩水了,不知道怎样给媳妇告知啊……妻子上:现如今客户啊,越来越难跑了,事务啊,越来越难搞了,老公啊,越来越难找了,股票啊,越来越难炒了,就连买个基金都连净值也难保了……咱们家炒股,我和老公各有各的账户,我的账户是奥迪进去,奥拓出来,也不知道我老公他本年的收益怎样样老公:—主板小板创业板,板板要命!妻子:-- A股B股蓝筹股,股股悲伤!老公:羞愧啊,炒股炒股,赔的乌烟瘴气,左思右想感慨万千,我真想写本书妻子:对,现在就盛行写书,那不有人写日子,有人写月子,你想写本啥?老公:我写一本就叫《套子》。对了,老婆,本年你都买的啥股票?妻子:还有啥,中石化和中石油呗,股评上说了:买了中石化,日子大改变,买了中石油,日子不必愁。老公:你听错了吧,我怎样听的是:买了中石化,日子贫困化,买了中石油,日子犯了愁呢?!妻子:哎,万恶的中石油啊!让多少美好的家庭不美好,吉利的家庭不吉利,你听—

小品《股民一家》老公上:油价菜价榨干钞票,神马浮云都是瞎闹,朝鲜半岛天天打炮,老*我炒股总是被套。哎,今日康复IPO,大盘又跳水了,我的股票又缩水了,不知道怎样给媳妇告知啊……妻子上:现如今客户啊,越来越难跑了,事务啊,越来越难搞了,老公啊,越来越难找了,股票啊,越来越难炒了,就连买个基金都连净值也难保了……咱们家炒股,我和老公各有各的账户,我的账户是奥迪进去,奥拓出来,也不知道我老公他本年的收益怎样样 老公:—主板小板创业板,板板要命!妻子:-- A股B股蓝筹股,股股悲伤!老公:羞愧啊,炒股炒股,赔的乌烟瘴气,左思右想感慨万千,我真想写本书妻子:对,现在就盛行写书,那不有人写日子,有人写月子,你想写本啥?老公:我写一本就叫《套子》。对了,老婆,本年你都买的啥股票?妻子:还有啥,中石化和中石油呗,股评上说了:买了中石化,日子大改变,买了中石油,日子不必愁。老公:你听错了吧,我怎样听的是:买了中石化,日子贫困化,买了中石油,日子犯了愁呢?!妻子:哎,万恶的中石油啊!让多少美好的家庭不美好,吉利的家庭不吉利,你听—

武宾、李伟健

相声-张狂股迷

大话西游—经典篇 演员表: 唐—唐僧 孙—孙悟空 猪—猪八戒 沙—沙僧 白—白晶晶 旁白 唐:古道西风瘦马,小桥流水人家,悟空,腹中饥饿,快去化些斋饭来! 孙:师父,你不是正在瘦身瘦身吗?那脂肪焚烧可花了咱们不少旅费呢!何能…… 唐:你这猴头,少废话,没看见为师已皮包骨头了吗?此去西天途中,多少妖魔鬼怪争相一睹为师的风彩,怎可让人家绝望而归?! 孙:好吧,师父。我这就去。吃饱喝足了可别怪我没提示你,又念紧箍咒! 唐:你是越来越烦人了,还不快去! 孙:是,师父。八戒、沙僧,take care of Mr.唐。I will be back soon. 唐:这猴头,嘴里怎这许多鸟语? 猪:师父,他是瞧我英语过了四级,心里不服,所以日夜刻苦想超越我! 唐:咦,八戒,你看,那儿不是过来了一位Beauty ! 猪:师父,真的!好好美丽啊! 唐: 罪行,罪行……八戒你又失态, 还不快把嘴角擦一下……不过真是惋惜,皮肤稍黑了一点…… 沙:STOP!姑娘你好,你多大了,你叫什么姓名,你从哪里来,要到哪 里去,你有没有目标,你的篮子里是什么,你可知道这条路上许多妖怪的呀, 不要紧我能够维护你的。 白:这位小和尚有礼了。小女子姓白,名晶晶,便是雪碧——晶晶亮,透心凉的那个晶晶是也。 白:此去大唐参加计算机等级考试。师父们可是从东土大唐来的? 猪:You are right!咱们都是大唐的高僧。不知小姐使的是哪门言语? 白:FORTRAN是也! 唐: 实不相瞒,FORTRAN的主考官乃是小僧的二表姐,若小姐可……那小僧倒可助一臂之力…… 孙: 何方妖孽,竟敢打扰。师父,Don#39;t worry.我来也! 你是哪路毛神,还不快报上名来! 孙:SORRY。路上不小心丢失隐形眼镜,分不清谁是谁。 唐:这山公越来越没用了。沙僧,把我的眼镜借他一用。 孙: 本来是你——MONICA! 白:STIVEN!真的是你吗? 猪:Oh, my God! Lovers! 唐:好感人啊,我自从看了JACK和ROSE的故事今后,就再没看到过这么感人的局面了! 沙: 师父,别让人笑话了,那是TITANIC。 前次路过大华电影院,他非拖咱们去看,自己哭得啊……唉,我师父就好个多愁善感…… 猪:师兄,这是……? 孙:我和MONICA是大学同学…… 白:STIVEN那时是班上的体育委员,我是英语课代表…… 白:他天天晚上都送我回家 孙:他每个晚上都给我打个电话 孙:咱们总爱黄昏散步小树林…… 白:他总爱给我讲鬼故事,让我 猪:我知道了,候哥那时还喜欢唱:Only you Can make a11 this world seem right Only you…哼~~~~ 孙:哼你个头啊.. 沙:已然是熟人,那……啊,不对,猴哥你不是人,那白小姐她…… 唐:快护驾,妖怪啊……! 孙:MONICA,现如今我护卫师父西天取经,念在旧情上,你不要尴尬我…… 白: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码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五百年了,STIVEN,你真的一点也不想我吗? 孙:时过情迁,我已不再是本来的我了,你那张旧船票现已登不上我这条破船了。你又何须…… 猪:两情若是悠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白小姐,其实我与你是同病相怜啊…… 孙:SHUT UP!PIG! 唐:悟空,这便是你的不是了。白小姐如此痴情,你却这般心如铁石,不解风情。天啊,悲惨剧啊…… 白:STIVEN,我这次不是来捉你师父的,我只想告知你在这个国际上还有一个人是永久怀念你的。已然你一心向佛,追求进步,我也欠好阻挠。我……我走了。 愿你美好。 有事记住CALL我…… 摩托罗拉寻呼机,随时随地传消息…… 唐: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取经故,两者皆可抛!悟空!你已大彻大悟了。阿弥陀。。。。。

五官争斗吧!马既教师的名作。人数上你能够恰当的调整

群口三个人能够两个人拿一个人抓哏,可是四个人这么做就显得乱了。主张走文学方面的道路比方古典诗词、现代诗歌散文、名著之类的,总归要有规则不要让人看着累心。首要仍是依据你想表达的宗旨来选取内容。四个人刚好能够插一段绝句、律诗。或许本来是绝句而最终一个人只给了两三个字成果反倒是三句半这样也能够拿他抓一下哏。{一点小思路,剧本的话自己写才有成就感而且更有新意}

诘问

有道理,有详细的簿本吗,小品也行

追答

详细的簿本我真实是无能为力,我仍是一名学理的在校生~而且写这个也的确需关键时刻,然后还要琢磨完善。

群口相声 吃元宵子路、颜回、圣人、农民、掌柜的子路:天上一阵黑咕隆咚, 颜回:恰似白面往下扔。 子路:坟头倒比馒头的个大, 颜回:井是窟窿。 子路:谢谢各位! 子路:鄙人子路。 颜回:鄙人颜回。 子路:自从跟从圣人,咱们的教师,出来时刻不短了,周游列国,咱们都去了好些个当地了。都去了什么当地了? 颜回:那太多了,老挝万象,泰国曼谷,缅甸仰光,孟加拉印度加尔各达孟买新德里,过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土耳其安卡拉过黑海到波兰乌克兰,嗯,这个…… 子路:还到过哪? 颜回:忘词了。 子路:忘词了?行了。咱们去的现已不少了。 颜回:对对对。 子路:咱们……饿了。 颜回:咕噜咕噜叫! 子路:咱们身上分文没有! 颜回:一个子也不剩阿。 子路:你也没有,我也没有。 颜回:怎样办啊? 子路:这么着吧,咱们把师傅请出来,关键钱,买点东西吃? 颜回:对对对。咱们有请师傅! 子路:有请师傅! 圣人抽着烟卷上 圣人:大~雪~飘~~~,看飞雪~,漫天舞~,巍巍丛山被~银装~~,好一派~,白白胖胖~~~~ 子路:师傅! 圣人:雪下的,不小阿…… 颜回:是,今日下雪。 子路:师傅,您辛苦。 颜回:师傅,别抽了。 圣人:嗯? 颜回:烧手了! 圣人:省点是点…… 圣人:远瞧忽忽悠悠,近看飘飘摇摇。有人说是葫芦,有人说是瓢。在水中一出一冒,二人打赌江边瞧,本来是,王文林洗澡! 子路:您这是洗澡诗一首。 圣人:这都写到论语里头。 颜回:对对对。 圣人:鄙人姓孔名丘,外号我叫圣人。带着两个学徒,子路,颜回。哎不对,子路,颜回。 子路:这回对。 圣人:这你们这姓名欠好记。这个阿,咱们被困陈蔡阿,好些日子了。 子路:有些日子了。 圣人:咱们这些年周游列国可没少去当地啊! 颜回:敢情! 圣人:由打东土大唐而来啊,去往西天求取真经…… 子路:不不不…… 圣人:这一路上阿…… 子路:您说那是三藏!您不是圣人吗?那是三藏! 圣人:哦,对对对,我给忘了。 颜回:咳! 圣人:我都圣人了:) 子路:对! 圣人:哪说理去这事阿! 颜回:您重说,您重说。 圣人:咱们不是从东土大唐来的,咱们是打鲁国来的…… 颜回子路:哎,对,鲁国。 圣人:去往西天求取真经…… 子路:又来了! 颜回:您怎样离不开这个了?? 圣人:这是哪? 颜回:陈蔡阿! 子路:陈蔡么,咱们从鲁国来的阿, 圣人:哦,对对对。 子路:打卤的卤嘛…… 圣人:哎哟哟哟哟哟,可不能提这个。 颜回子路:师傅,师傅师傅师傅! 圣人:可不能再说打卤这个事啊,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子路:好,不提了不提了。 圣人:咱们是打鲁国来的,去往陈蔡求取真经……总改不了这个了。 颜回:什么杂乱无章的这个。 圣人:好几天没吃饭了,瞧谁都像烙饼。 子路:怎样办啊? 圣人:带钱了吗? 子路:没有啊! 圣人:你再找找? 子路:没有,有烟头! 圣人:那天砸金花还赢我来着…… 子路:后来不是被您又扣回去了吗? 圣人:你有吗? 颜回:没有啊! 圣人:翻翻!这是什么啊? 颜回:这是发票。 圣人:哦,这没用,这是那天打车留下的……哎,有方法了!好孩子,听话! 颜回:不,师傅!师傅别阿,师傅!这这么多人呢师傅! 圣人:饿阿,咱们得做买卖阿,咱们把这个卖了吧。你们说这有人要吗? 子路:看怎样卖。 圣人:这旧衣裳行吗?卖了它挣点钱…… 子路:行,看着还不错。这估衣分多种嘛。 圣人:北京有估衣!呼喊起来好听。 子路:那叫京口的。 圣人:这一件那个皮袄嗳~~,本来是当的~~~,确油的黑阿,裤缎的面阿~~~,瞧完面,翻过来,你看看筒子吧~~~,这皮子是九道弯,压赛过螺丝转的阿~~~。不论多冷的天,刮多大的风,下多大的雪,穿上我这件皮袄…… 子路颜回:怎样样? 圣人:在冰地里睡觉,在雪地里打滚去吧~~~,你怎样就会忘了冷了?~~~ 颜回子路:皮袄温暖! 圣人:把你给冻挺了~~~ 颜回:再冻就死了~~~ 圣人:哎,对对对,就应该这么接,就应该这么接。 颜回:这是京口的估衣。 圣人:有要的没有?谁要阿?嘿,你瞧瞧,买的时分挺贵,卖的时分就完了。 子路:就不值钱了。 圣人:货到地头死,肉贱鼻子闻阿。这不完了吗?等着吧,有买主咱们给他。 马挂銮铃响,一农民骑驴上。 圣人:哎!有饭辙了。。下来! 子路颜回:下来下来! 农民:干嘛呀这是,干嘛呀你们? 圣人:这个你踩了! 子路颜回:怎样办吧! 圣人:这是进口的东西。完了,你惨了。 子路:怎样办,你说怎样办吧。 颜回:新买的,你踩了,你说怎样办吧! 圣人:这样吧,也别欺负人,你掏一千万吧,这给你了。 农民:穷疯了,这位是…… 圣人:哎??你骂街??骂街! 农民:没骂…… 圣人:喝,你还敢打人! 圣人:死了?! 颜回:没气了,死了! 圣人对农民:你打死人了! 农民:没有啊,不是我打的…… 圣人:谁说的?我这有证人!证人呢? 颜回:我是,我是证人! 圣人:我是以理服人的,知道么?你去,翻翻他身上,看有钱没? 颜回: 圣人:太不像话了,没有王法么这不是! 农民:你们这不是掠夺吗…… 颜回:有一分钱! 圣人:就一分钱啊? 颜回:就一分钱。我拿着吧? 圣人:先揣着吧。逛逛走! 颜回:快走! 农民骑驴下。 子路:行吗师傅? 圣人:行了! 子路:摔疼我了。 颜回:辛苦辛苦。 土地流通概念股票,土地流通概念股票,土地流通概念股票圣人:这行了。走向小康,头一步。有钱了? 子路颜回:有钱了。 圣人:咱们得吃点什么去阿? 子路颜回:也是阿!怪饿的了。 圣人:打方才闻这边,哎,这是什么味这是? 子路:烤鸭味? 圣人:咱们吃饭去!是这边吗? 子路:是这边。掌柜的,卖什么的阿? 工人甲:这里是大粪场阿! 圣人:你什么鼻子这是? 子路:闻错了闻错了。 圣人:大粪场愣能闻出烤鸭味来? 颜回:这不可这个。 圣人:我闻这边滋然味挺大的? 颜回:哦,巴西烤肉。 圣人:咱么这边,咱们这边。 圣人:这是卖什么的,掌柜的? 工人乙:这是大粪场的总部。 圣人子路颜回:嚯~~~!!! 圣人:哪这么些粪场阿? 子路:不成不成不成。哎,这边这家是! 圣人:好,这边这边。掌柜的,出来出来! 掌柜的:哎,来了。三位呀,吃点什么啊? 圣人:看着眼熟阿。 掌柜的:我怎样看着这三位也眼熟阿? 圣人:你们这都卖什么啊? 掌柜的:咱们这?咱们这有蒸小羊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 圣人:停!报菜名阿?我问你,你们这有炖驴头吗? 掌柜的:那个阿,那个我爸爸骑着出去了。 圣人:哎呀我的妈呀。哦,这是方才骑驴那位,他们家哈? 子路颜回:是他们家。 圣人:还卖什么啊?那锅里煮的什么啊? 掌柜的:锅里煮的是元宵。 圣人:元宵阿?怎样卖的阿? 掌柜的:一分钱十个。 圣人:十个?来十个吧。 掌柜的:那无法分阿,你们这仨人。 圣人:怎样没发分阿? 掌柜的:要不来十二个吧。一人四个。 圣人:不。来十个,我的四个,他们通通的三个! 掌柜的:好么,这位日本人这位! 子路:快点快点。好家伙,这饿得! 圣人:赶忙吃赶忙走啊,一会他爸爸就回来了!哎,掌柜的,你这什么陷的? 掌柜的:好么,吃了半响没吃出什么陷得?糖馅的! 圣人:糖馅的哈。你那汤,元宵汤,怎样卖的? 掌柜的:汤阿,汤是免费送的。 圣人:免费的?好,来一碗。 子路颜回:盛汤盛汤!快去快去! 掌柜的端汤上。 圣人:唉呀,这个碗小了不解决问题啊,你给我换一大点的! 子路颜回:咱们也换,快! 掌柜的端大碗的上。世人喝下。 圣人:让他结帐。 子路:好。给钱! 掌柜的:谁给谁钱啊? 子路:别上外边说去阿! 圣人:找他要钱了吗? 子路:给他钱了! 圣人:嗨!模糊啊! 子路:怎样了? 圣人:结账是他给咱们钱!去,找他要去! 子路:拿来!给我!得了,到手了! 掌柜的:怎样着,这还没王法了? 圣人:经商你得懂得,阿,懂吗? 掌柜的:吃饭你得给钱啊! 圣人:给钱?揍他! 三人将掌柜的打倒。 圣人:好了吗? 子路:摆平! 圣人:记取阿,师傅的教给你们。人生在世出来进去得懂得礼貌。而且你们今日跟师傅又长了本领了。 子路颜回:怎样? 圣人:贼不走空!我偷了仨碗。

《卖拐》台词丙:师父。要我说这个拐就别卖啦!这满大街都是腿脚好的,谁买你那玩意啊? 甲:你还不了解我吗,还管我叫大忽悠呢。我能把正的忽悠斜了,能把蔫的忽悠谑了。今日卖拐,一双好腿我能给他忽悠瘸了!丙:哈哈,你可拉倒吧。我就不信人家好好的腿你就能给人忽悠瘸了?甲:你看吧,这便是我强项。丁:那这满大街都是腿脚好的,谁卖呀?甲:学徒们,今儿个咱们专门找个腿脚好的卖给他,看看我大忽悠的才能。丙:那你不是哄人么?甲:愿者上钩,懂么?帮我喊两句丙:我不会忽悠,你自个整得了。丁:别呀,师父。师兄不来,我来。甲:那好。看我眼色行事。哎,来人了,喊。丁:拐啦,拐啦!拐啦! 乙:我说你瞎指挥啥呀你啊?你知道我要上哪你就让我拐呀? 甲:喊卖。 丁:卖噢!甲:卖啥呀? 丁:拐甲:连上。 丁:拐卖噢! 乙:恩?怎样回事儿?谁要拐卖你呀? 丙:不是,他拐卖了。乙:你要拐卖呀? 甲:你啥目光啊,拐卖,拐卖我能拐卖这样的,长的跟带鱼似的,你买呀? 乙:你们究竟怎样回事儿这是。甲:啥事儿啊,你多管闲事儿。丙:咱们三人是师徒,在这玩呢! 甲:站下。十分严峻。 乙:说啥呐? 甲:没你事儿。 丙:什么玩意严峻啊? 甲:应该告知他。不告知这病,风险。没事儿,我这看出点问题来,学徒不让我说,你也不能信,你走吧,没事儿。呵呵。没事儿。走。 乙:神神叨叨的。 你可真是。 甲:就这病发现就晚期! 乙:你怎样回事你啊? 甲:别激动,看出点问题来,哎呀,说你也不信。 乙:你得说出来我信不信呐,怎样回事儿啊? 甲:先不说病况,我知道你是干啥的! 乙:还知道我是干啥的,我是干啥的? 甲:在饭馆作业。 丙:你咋知道他是在饭馆呢? 甲:身上一股葱花味。乙:那。 你说我是饭馆干啥的? 甲:颠勺的厨师! 乙:哇,行行行。 算你猜对了, 甲:别算,是不是? 乙:是。那你方才怎样的说我,说什么又是严峻了,又是晚期,那是怎样回事儿? 甲:你能信吗? 乙:我信。甲:在最近的一段时刻内,感觉没感觉你的浑身某个部位,跟曩昔不一样了。乙:我没觉着,我就觉着我这脸越来越大呀? 甲:这不是首要病症!你知道你的脸为什么大吗? 乙:为啥? 甲:是你的末梢神经坏死把上边憋大了。 乙:那是哪憋的呢? 甲:腰部以下。 脚往上。 乙:腿呀? 甲:仇人! 乙:不对,我腿没啥大缺点! 甲:走两步!没病走两步! 乙:行行。走两步。 甲:便是你的腿有病,一条腿短!信不信,你的腿跟着我的手往高抬,能抬多高抬多高,往下用力落,好欠好?来,起来! 甲:停!麻没? 乙:麻了 丁:哎,他咋麻了呢? 甲:你跺,你也麻! 丁:啊?甲:走起来!你跟我走好不?走起来,一点一点就好了,走。 丙:好腿给忽悠瘸啦! 乙:什么? 甲:你看着没,我学徒都看出来了,他说你忽忽悠悠就瘸了。 乙:大哥呀,那这早咋没发现呢? 丙:早你没碰见他,你早碰见他早就瘸了甲:我早就给你调过来了。 乙:大哥,这是怎样回事呢?这? 甲:别着急,你呀,小的时分,崴过腿。 乙:没有啊,我这只崴过呀? 甲:转移了!不知道吧,后来你的工作对你很晦气,本来你不是颠勺,你是切菜,老是往这腿上用力,就把这条腿压的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轻者踮脚,重者股骨头坏死,晚期便是植物人! 乙:大哥,那什么我得用点什么药呢? 甲:用药欠好使! 丙:师父,快说拐吧! 甲:看,我学徒都知道,拄拐! 乙:拄拐? 甲:请坐。 拄上拐之后,你的两条腿逐步就平衡了,一点一点也就好了,我最初,一个老头看出我腿有病,他就疼爱钱,不让我治病,最终,残了。 乙:你呀? 甲:里头有钢板,回不过来弯。 乙:这是条废腿呀? 丙:师父,咱这是好腿。 甲:你说啥呢!好。好腿谁拄拐呀? 乙:是丙:那拐不是—— 甲:你别蒙人了! 乙:哎呀老弟,你就别老跟着瞎搅和了行不可啊?这是患者和患者之间在讨论病况,你老跟着掺啥呀这是。 我看这腿怎样回事。 甲:你不必腿。 看。 我给你走,我曩昔都没走。 这完了都。 乙:哎呀呀呀。 这么严峻呐。甲:我甩掉多少只鞋了! 丁:你甩掉鞋那回不是上人家被狗撵的吗? 甲:腿好能撵上么?你鞋多少钱一只? 乙:那个。二百五。 甲:二百五呀?正好一副拐钱。 乙:那得在哪买拐呢? 丙:这不是吗,正好把这副拐就卖给你。 甲:卖啥呀?你咋这样呢?送给他不就完了吗? 乙:呀,大哥!哎呀,大哥,我不能白要,我得给钱。 甲:我知道你性情,这么给你说我不要就等于看不起你。我得要,给一百。 乙:行。 甲:我告知你多给我跟你急! 乙:大哥呀,我这俩兜加一块才三十二块钱。 丙:那就拿着吧,要多少是多少,回去贡献师爷吧。甲:要什么鞋子呀?你咋这么个样呢? 丙:我没说要鞋子呀?你说的要鞋子。我没说要鞋子! 甲:今后我不领你出来。 乙:我觉着我他这句话说的仍是有道理的,你说像我这腿脚呢,基本就离别鞋子啦,是不?我就把鞋子给你啦。行不可? 丙:不可。你不能要人家鞋子。你快点拿回去,推回去。 你不知道他这是坑你呢! 乙:你这是坑我!你怎样这样呢?我就疑惑了,同样是师徒,做人的距离怎样这么大呢? 甲:兄弟,架拐! 乙:大哥,缘分呐! 甲:别激动。 回去好好养病,过几天就好了。 乙:好。大哥, 甲:别激动乙:那什么。 我啥也不说了我。 丁:你这么做是不有点过分分了你呀? 甲:过啥分,他还得谢咱呢 乙:谢谢噢!甲:走,换个当地! 丙:还干啥去呀? 甲:找个腿脚欠好的把鞋子卖他!

我有一篇关于股票的对口相声,都是用股票姓名串连组成的,挺搞笑相声文本:群仙下凡来拜年甲:全国人民新年好!我,财神,祝全国人民财运亨通,财源滚滚。乙:喂,你方才给全国人民拜年,你说你是谁?甲:财神哪,我告知你吧,我叫苏常柴,朋友们都叫我“财神”。乙:哦,你叫苏常柴,你的姓名怎样听起来有点像一支股票。甲:没错,所以今日在这里要送给咱们一段以上市公司股票简称组合的相声,“群仙下凡来拜年”,祝咱们股票大涨,买的股票每支都是金牛乙:金牛实业,他这就来了!甲:话说腊月二十四,财神,苏常柴领到金帝建造性御旨,邀了福、禄、寿赛格三星,下到人世来拜年。乙:哦,金帝建造、赛格三星,两支股票,有意思。甲:这功德被猴王知道了,他也要跟着来,而且特意装扮了一下,穿了一件宁波杉杉,头戴一顶深中冠。乙:又是三支股票甲:群仙驾着浙江凤凰、北京天龙、云南马龙、通化金马,带着一群小天鹅,来到人世。乙:五支股票甲:首要来到大东海,目睹一片红光,本来是海王生物,山东海龙。乙:又是四支股票甲:山东海龙得知群仙下凡,赶忙出海迎候,并化作一艘烟台冰轮,载着众升天北海银河,先到盐田港,作西安旅行,再到天津港,作京西旅行,又到深招港,作泰山旅行,途中遇到一位老朋友。乙:谁呀?甲:湘酒鬼。乙:又是九支股票!甲:众仙看着看着惊呆了啊!人世太美了,改变太大了,众仙决议久居人世,不走了。乙:神仙也仰慕人世了甲:所以众仙乘坐一汽轿车,过六渡桥,爬罗牛山,来到华联商城的榜首百货,买了一架湘计算机,再装上乐凯胶片。乙:预备照相,留作留念甲:首要来到桐君阁前留影,再旅游四川湖山、峨眉山,然后搭乘群众租借的松辽轿车爬白云山,过北京天桥,来到西单商场,买农产品,乘江铃轿车,走海南高速公路,来到济南百货,买莲花味精、恒泰芒果,坐长安轿车,推上离合器,开足全柴动力,上外高桥、浦东金桥,来到上海九百、益民百货,买拉萨啤酒、重庆啤酒,坐安凯客车,经延边公路,过新疆屯河,翻越内蒙宏峰,来到祁连山的西藏圣地,到重庆百货,买西藏金珠、东方明珠、太原刚玉、河北华玉、宝石……乙:呵!你一口气说了三十多个股票,哎,神仙买了那么多东西,拿得了吗?甲:别急,随行不是有猴王孙悟空吗,他有宝藏盛道包装啊乙:哦,东西都装那里头了甲:众仙穿过深圳西林,途中遇上黄河旋风,众仙赶忙放下达尔曼来到广东福地,啊,多美的国际,天上飘着株洲庆云,还有一道四川长虹,空中飞着一群北京中燕和豫白鸽,地上是一片望春花,花上还挂着承德露露呢,啊!本来是到了百花村。乙:哦?到了北京城乡了啊?我也说了一支股票。甲:远远漂来一阵兰陵陈香,拔地一幢银广厦,周围养了许多保定天鹅、广州冷机、京山轻机、深鸿基,还有南京熊猫、山东黑豹……乙:得了得了,这些机鹅能放养吗?甲:这时从深深房中走出两人,一位是百岁寿星益鑫泰,她的脸正面一张陆家嘴,左面生着一只雅戈尔,右边生着一只青岛海尔,耳朵上挂着一对湖北双环,左手戴着吴忠外表,右手戴着天兴外表,身着时装,衣服的料子是凯地丝绸、福建双菱,裤子的料子是吉林化纤、丹东化纤、九江化纤,用经纬纺机合织的,她后边跟着的是上海强生。乙:一小伙子!甲:众仙受到了新疆友爱式礼节的迎候,请众仙住进蜀都的新都酒店,客房内摆着两张舒适的床。乙:什么床?甲:沈阳机床和昆明机床。乙:啊?这两张床是够舒适的甲:主人用湘火炬燃起了东方锅炉,炉内烧的是东新电碳,从王府井打来一壶原水,又到宁城老窖里边抱出一罐古井贡,手捧一汽金杯,斟上五粮液,再翻开飞乐音响,递上金果、贵糖。乙:好丰富啊!甲:众神仙受此礼遇,感动不已,纷繁拿出自己预备的礼物,有天骥基金、蓝天基金、广发基金、南边基金、广证基金、华信基金、富岛基金还有一大把基金开元乙:呵!好大的礼甲:最终财神铺开红星宣纸,手执榜首铅笔,刷刷刷写上几个字。乙:他写了哪几个字?甲:祝全国人民年年大发,天大天财。乙:好!甲乙:谢幕

新年晚会的lt;lt;五官新说gt;gt;马东:全国的观众朋友们我和我的五官给您 齐:拜年啦! 眼睛:我是马东的眼睛我祝咱们眉飞色舞! 马东:嘿,我这眼睛多喜庆! 耳朵:我是马东的耳朵我祝您耳听八方! 马东:大耳朵有福! 嘴巴:我是马东的嘴我祝咱们笑口常开! 马东:我的嘴会说话。 鼻子:我是马东的鼻子我祝咱们#@……@#@!) 马东:嘿,为什么到我这辈改外国鼻子了? 鼻子:洋鼻子大呀,您喘气儿爽快! 眼睛、耳朵、嘴:对,您喘气儿爽快! 马东:我爽快什么呀,麻烦了! 眼、鼻、嘴、耳:怎样了? 马东:昨日晚上我酒后驾车,让差人逮着,驾照给扣了,怎样办? 眼睛:我可没看见! 耳朵:这跟我可不要紧啊! 马东:停!干嘛?又犯老缺点,谁都跑不了,一个一个说。来,谁先说?你?你!眼睛,你看的最清楚你先说。 眼睛:我说什么呀? 马东:酒后驾车呀! 眼睛:诶哟,你酒后驾车啦? 马东:我说你看着我说行吗? 眼睛:我这不看着你呢嘛! 马东:这是看着我的吗,我,在这儿呢。 眼睛:哦你在这儿呢,诶你好你好 马东:嘿,我这什么眼睛这是 眼睛:您不知道,马东这眼睛有缺点。 马东:我眼睛有什么缺点啊 眼睛:斜眼儿 马东:我斜眼儿? 眼睛:也不老斜, 马东:什么时分斜呢? 眼睛:一看见女的,他斜上了。 马东:我就算斜眼儿昨日你也看得见差人! 眼睛:来的是男差人,呱唧我把眼睛闭上了,嘿嘿…… 马东:嘿他这就算躲了 鼻子:推脱呀 马东:你说什么? 鼻子:他这简直便是推脱! 马东:听听,听听,啊,人家这个情绪,作为一个外国鼻子,不远万里来到咱们脸上,这是一种什么精力,什么精力?这便是……瞪鼻子上脸的精力 鼻子:嗨…… 马东:鼻子你说说吧 鼻子:我说什么? 马东:酒后驾车呀 鼻子:你酒后驾车了? 马东:你在场! 鼻子:唉呀,这可是中国人的内症啊,这不我就不参加了 马东:嘿,这时分他不参加了? 鼻子:不是马东的鼻子有缺点咱们都知道啊 马东:我这鼻子有什么缺点? 鼻子:没窟窿眼儿 马东:你让咱们伙儿看看我四个长的,我有眼儿! 鼻子:有眼儿也没用啊,那天我一向打喷嚏啊秋!什么也不知道啊我 马东:嘿他也躲了,不要紧,我问问这个,耳朵! 耳朵:昨儿那洋河大曲还不错! 嘴:找你呢 马东:你啊,我跟你…… 耳朵:不是马东这耳朵呀 马东、耳朵:有缺点! 马东:我知道你是这句,那你也得说说 耳朵:您说什么? 马东:我让你说说! 耳朵:大点儿声说什么? 马东:我让你说说! 耳朵:诶哟怎样干张嘴不作声儿呀 马东:我这是干张嘴吗 耳朵:说什么呢 马东:谁的钱包? 耳朵:我的! 马东:诶,这你可听见了 耳朵:不是这……您说什么? 马东:又来了。你呀,你可别装听不见 耳朵:明日您要上法院?这大春节的干嘛去呀? 马东:你是诚意 耳朵:你要离婚?为什么呀? 马东:诚意俩字儿听不懂? 耳朵:第三者是冯巩?你说冯巩这人多厌烦你这人 马东:我不信你听不清! 耳朵:离完你要娶董卿? 马东:你这纯属是装蒜! 耳朵:朱军死活还不干? 马东:这都谁跟谁啊! 耳朵:不可娶徐静蕾啊! 马东:怎样这么乱呢! 耳朵:哦,岳父是毕福剑啊! 马东:你走吧你! 马东:嘴嘴,你也跑不了!你说说 嘴:不就酒后驾车这事吗 马东:对呀 嘴:这事儿不必再说了 马东:啊? 嘴:再说马东这嘴有缺点大伙儿都知道 马东:你等会儿,他们仨说我有缺点我都认了,我,探问探问干什么的,我这嘴,没缺点。 嘴:是呀,你说话的时分,你这嘴必定没缺点 马东:对不对啊? 嘴:可是你一喝完酒 马东:怎样了? 嘴:@#¥¥¥%* 马东:我什么? 嘴:#¥……##¥%……# 马东:他说什么 耳朵:他说你说话不清楚 马东:这句你怎样听见了 马东:你呀,把舌头捋直了昨日晚上怎样回事儿,好好说 嘴:#……¥……#…………#@¥@!¥@%@#%#%……%%!#**~!@¥# 马东:我是这样吗,我这舌头要这样我甭喝酒差人就给我带走喽。看看你们四个,事到临头,全想躲?咱们这簿本怎样能要回来呀,就你们这个情绪…… 眼睛:哎脑袋 马东:诶? 眼睛:你这情绪就不对了 马东:我这情绪怎样了? 眼睛:您得好好跟差人说呀 马东:诶那我应该怎样说呢? 眼睛:差人叔叔 马东:叫叔叔? 眼睛:酒后驾车是咱们的不对 马东:对 眼睛:可是职责,是你们的 马东:诶,职责怎样归差人呢 眼睛:咱们马路上有公交专线 马东:对 眼睛:有奥运专线 马东:对呀 眼睛:为什么不设一条酒后专线? 马东:给酒后驾车设专线? 眼睛:便于您办理呀 马东:这怎样办理呀 眼睛:您一看晃晃悠悠开过来一辆,赶忙上前,您好,喝了,别慌,请走,酒后专线! 马东:爽性酒后驾车都走一条线上去了? 眼睛:哎不可,形成新的交通拥堵 马东:那怎样办呢? 眼睛:分单双号 马东:这还分单双号呢 眼睛:一三五和白的走,二四六喝啤的走 马东:嘿——那混着喝的只能礼拜天走 眼睛:没错真实不可咱们还能分组嘛 马东:还能分组呢 眼睛:喝二锅头的礼拜二走,喝五粮液的礼拜五走 马东:嘿,那喝金六福的只能礼拜六走 眼睛:分得多清楚 马东:什么杂乱无章的 鼻子:行啦 马东:胡出主意! 鼻子:别听他的! 马东:不能听他的 鼻子:说你见着差人你得这么说 马东:我怎样说呢? 鼻子:差人舅舅 马东:差人舅……怎样到你这儿叫舅舅了 鼻子中金黄金吧,中金黄金吧,中金黄金吧:我是外国生,外甥 马东:对,外甥,外甥是得叫舅舅 鼻子:酒后驾车的工作的确是咱们的职责 马东:对 鼻子:可是差人是讲法令的 马东:法令 鼻子:这法令呢用英文那叫law 马东:law? 鼻子:当然了,捞多捞少啊怎样个捞法这就看你的技能啊 马东:你曾经在加拿大是打鱼的 鼻子:我说的是法令啊 马东:法令? 鼻子:法令是讲依据滴 马东:对 鼻子:依据是讲逻辑滴 马东:对 鼻子:逻辑是讲道理滴 马东:对呀 鼻子:道理是能够讲不清楚滴 马东:对……啊,啊不对,不对啊不对 鼻子:啊道理是必定要讲清楚滴 马东:哎这句对 鼻子:对那么道理用英语怎样讲啊 马东:啊是道……哎道理我还真不会讲 鼻子:你看看你看看,连道理都不会讲—— 马东:啊! 鼻子:那你怎样能讲清道理啊?! 马东:嘿,我让这大鼻子给我绕进去了 耳朵:脑袋脑袋 马东:啊? 耳朵:千万别听他的 马东:不听他的 耳朵:差人说这有用吗? 马东:没用! 耳朵:你应该着重咱们中国国情! 马东:那我应该怎样着重呢? 耳朵:你这么说呀 马东:啊! 耳朵:说那个——差人大大 马东:差人大……你们怎样一个缺点呢 耳朵:我必定不一样啊 马东:啊你怎样说? 耳朵:我这么说呀! 马东:啊! 耳朵:差人大大听我说 您千万别生气 马东:唱的! 耳朵:酒后驾车这事跟我一点儿没有联系 咱们老板来请客 让我一块跟去 红滴 黄滴 啤滴 洋滴 还有两箱大曲 马东:酒到齐了! 耳朵:不论远近都是客人 我不能谦让 马东:对! 耳朵:已然坐在一同—— 马东:怎样样? 耳朵:通通喝下去—— 马东:喝上喽! 耳朵:差人我告知你—— 马东:嗯! 耳朵:我酒量没问题 今日我没命运让我碰见你 差人我告知你—— 马东:啊? 耳朵:有愿望谁都了不得—— 马东:嚯! 耳朵:我还敢酒后开飞机—— :行了行了 马东:去,去,到那儿飞去!太可气了! 嘴:我必须得说两句了 马东:你得说说 嘴:冲他们三个这个情绪,你那驾照要不回来 马东:完全要不回来了 嘴:你得跟差人这么说 马东:我应该怎样说呢? 嘴:差人老爷, 马东:差人老—— 嘴:我这个问题呢—— 马东:老爷像话吗?!同志!同志! 嘴:警……差人同……同志!酒后驾车,必定是咱们的不对 马东:情绪好 嘴:可是酒后和驾车,这是两个问题 马东:两个问题 嘴:酒后的问题就不要再说了 马东:这不……哎诶? 嘴:再说一说我为什么要驾车 马东:为什么呢? 嘴:我为什么要驾车呢? 马东:啊? 嘴:由于我要回家 马东:对 嘴:回家为什么要驾车呢? 马东:为什么呢? 嘴:由于家住得远 马东:对 嘴:家为什么住得远呢? 马东:为什么呢? 嘴:由于在市郊买的房 马东:对 嘴:为什么在市郊买的房呢? 马东:为什么呢? 嘴:由于城里房价太贵 马东:对 嘴:为什么房价太贵呢? 马东:为什么呢? 嘴:由于美国资贷危机 马东:对 嘴:为什么资贷危机呢? 马东:为什么呢? 嘴:由于他金融滑坡 马东:对 嘴:他金融滑坡呢…… 马东:你究竟等会儿吧你等会儿,你想把我扽哪儿去啊这是?什么嘴啊你这,你就给我说说酒后驾车的事儿! 嘴:#@!#%%** ——@%#¥¥@!#¥%!%¥…… 马东:诶呀行行行行,您看见了吧?连推带躲!我跟你们说现在什么环境?问责制,出了事儿得有人担任!你们说,谁担任? 齐声:脑袋! 马东:啊是,我负领导职责你们四个也得分出谁负首要职责! 耳、眼、鼻:嘴! 嘴:哎?凭什么我负首要职责? 眼睛:喝酒喝酒你不喝那酒咱们能出那事儿吗? 耳朵:就怨你! 嘴:还怨我? 耳朵:嗯! 嘴:要不是你耳朵根子软最终那杯白的我能喝下去吗? 耳朵:这是……喝是喝了,问题差人发问的时分让你吹气你那你使那么大劲儿干嘛呀? 鼻子:啊对呀! 嘴:你废话要不是你那洋鼻子喘那么多气儿我拿什么往外吹呀我! 眼睛:嗯! 鼻子:那你眼睛你要是早看见那个差人我不就绕曩昔了吗! 眼睛:废话来的差人要不是女的我才不往下将就呢! #@%¥%@!@#¥%#¥##¥%@#¥!#*¥%…… 马东:别吵了!干嘛呢,让咱们看看,像话吗?你推我我推你,就这么个推法?能推得洁净吗? 耳、眼、鼻、嘴:不能! 马东:能完全解决问题吗? 耳、眼、鼻、嘴:不能! 马东:关键时刻,还得靠我! 耳、眼、鼻、嘴:啊? 马东:我跟你们说明日交通队,咱谁都不必去! 耳、眼、鼻、嘴:怎样了? 马东:我给差人那个驾照啊, 耳、眼、鼻、嘴:啊! 马东:是白岩松的! 耳、眼、鼻、嘴:全推了! 你看怎样样!很好笑!!!


本文地址:https://www.fldb.com.cn/pzgs/202009123650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TAG:金科娱乐社保基金黑马股票投资什么好61 145 199 1
相关文章:
  1. [证券配资]新兴成长基金∶大族激光股票
  2. [证券配资]互联网彩票概念股_伊力特股吧
  3. [外汇配资]万东医疗股票∶600715